对话中科院水生所张先锋:吃野生鱼不一定比养
ʱ䣺 2019-08-12

  2018年4月26日,习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治好“长江病”,要科学运用中医整体观,追根溯源、诊断病因、找准病根、分类施策、系统治疗。这要作为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先手棋。

  2019年7月27日长江讲坛从长江生态谈长江大保护 张先锋主讲 摄影:喻江平

  为了一江清水浩荡东流,我们老百姓需要了解哪些知识?我们又可以做些什么?7月27日,中国科学院水生所研究员、水生生物博物馆馆长张先锋,做客省图书馆“长江讲坛”,从长江生物多样性的角度谈长江大保护。楚天都市报记者也就读者关心的问题专访了他。

  张先锋:污染严重,环境恶化,冰川退化,草场植被退化,垃圾多,污水多,水利工程多,运输船只多,挖沙船只多,外来物种多,湖泊减少,江湖阻隔等都是重要的原因。“长江病了”的重要表现是,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珍稀长江哺乳动物和鱼类也纷纷功能性灭绝。

  据相关统计,与上世纪八十年代相比,长江的年平均径流量减少了24%;垃圾污染已成为比较严重的问题,甚至长江源头死亡动物的胃中都有塑料垃圾;长江上有约20万条船舶常年运营,从业人员200万,每年产生的含油废水、生活污水达3.6亿吨、生活垃圾7.5万吨,对水环境构成严重威胁。日夜轰鸣的船舶噪声,导致水下世界不得安宁;无序采砂破坏鱼类栖息地、产卵场,减少鱼类食物来源。

  张先锋:哺乳动物有白鱀豚,鱼类有白鲟、鲥鱼。从2006年开始长江里的白鱀豚功能性灭绝了。

  中华鲟也危在旦夕。2013、2015、2017、2018年四年都没有监测到中华鲟的任何野外繁殖这是让人非常痛心的,2019年还会再监测一次。

  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快速下降的势头得到遏制,但其濒危状况仍未改变,仍然是极危级别。

  张先锋:第一个层面,讲的是它作为调节长江生物多样性的功能已经消失了;第二,作为一种种群来讲,丧失了自我繁衍的能力。虽然近几年偶尔有人说在长江看见了疑似的白鱀豚,但都没有得到证实,不排除也可能还有一两尾,但数量太少,丧失了繁衍下去的能力,灭绝已经无可挽回。

  张先锋:如果长江里还有一头孤单的白鱀豚,头顶着长江来往船只高速旋转的螺旋桨,相当于高速公路上一个迷路的小孩,在车流滚滚的车缝隙间彷徨无助,你说有多危险?是不是赶紧把他从车流滚滚的高速公路上抱出来。所以,一旦发现白鱀豚,赶紧跟水生所联系。对于极度濒危的生物,我们不能寄希望于它自然地繁殖,还是要把它放在最好的人工环境下保护起来。因为能让长江上的船不走吗?能完全杜绝污水不往长江里排放吗?即便是污水处理厂处理后达到排放标准的水,也仍然是劣五类水质。我们尽量减少这些破坏环境的行为,但经济发展中,这些情况还是会发生。

  记者:白鱀豚淇淇人工饲养了20多年,在20多年间为什么没有找到配偶繁殖呢?

  张先锋:淇淇的故事的确是一个悲惨的故事。它在我们所里养了22年半。淇淇是渔民在长江作业时,在长江交接洞庭湖湖口处被捕获的,1980年元月12日进到我们所里来的,受伤很严重,进来的时候大概2岁多。当时是我的老师接到这个任务,查阅了很多资料,www.110180.com还请来了医院的大夫给它治伤,最后是用中药云南白药给治好的。

  治好以后,到了1986年前后,是淇淇性成熟时期,算是一个“壮年小伙子”了,面临着“找对象”的问题。当年,捕获过一头雌性的白鱀豚个体,所里的人给她取名叫做“珍珍”,让珍珍和淇淇在一起生活了两年半。后来珍珍患病,再加上当时的饲养条件有限,没能及时地救活,非常地可惜,珍珍先淇淇而去了。2002年,淇淇也自然死亡。

  2019年7月27日长江讲坛从长江生态谈长江大保护,张先锋主讲 摄影:喻江平

  张先锋:中华鲟的子三代已经有少量培育出来了。野外的“父母亲”,人工繁殖交配,生下来的这一代叫子一代;子一代完全人工饲养环境下,长到成熟交配,生下来的叫子二代;子二代在完全人工饲养环境下交配,生下来的叫子三代。子二代现在大约是有上千尾。

  张先锋:每年都有增殖放流。现在有十几公分的幼苗,也有长成1米多的,还有少量更大个体的,放流哪一种规格更容易在长江自然环境下生存和繁殖,我们也还在摸索当中。每一次放流,既是保护增殖,也是科研的一部分。

  张先锋:长江野生江豚的最新统计数字是1000头左右,是2017年由中科院水生所组织调查、农业部对外发布的,与2012年考察数据基本接近。所以,2017年发布的结论是,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快速下降的势头得到遏制,但江豚作为种群的濒危状况仍未改变。

  经过多年的实践,江豚的迁地保护初见成效利用长江故道,划定保护区,禁止船只和人类活动,通过人工控制一块长江故道水域,让江豚在这里休养生息繁殖。目前长江4个江豚的迁地保护区(湖北石首、监利、以及安徽两个)共有江豚120头左右,其中以石首天鹅洲豚类国家自然保护区最大,有80头左右,并且每年有7到8头新出生个体,也就是接近10%的增长率,让我们看到了长江江豚保护的希望。

  记者:你在讲座里谈到现在吃野生的鱼,不一定有养殖的安全,这好像跟人们通常认为的情况不一样。

  张先锋:人们总认为,吃野生的鱼好,有的人还推崇什么“千年的龟,千年的鳖”,这种观念要改变。如果在工业化之前,野生的可能是好。可是在工业化之后,环境污染的情况下,野生的可能还不如养殖的安全。生长时间越长,可能积累的毒素越多。

  张先锋:有检测依据。科研人员在远洋性的海豚体内都发现了人造毒素的高浓度积累。这肯定不是直接的污染,而是通过食物链传过去的。先是一些低等的动物或鱼类吃的食物被污染了,慢慢通过食物链,一级一级传到食物链的末端。每经过一级食物链,毒素积累都有一次放大的效果。

  张先锋:我们可以从身边做起,比如垃圾分类,比如节约用水,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另外,现在很多人喜欢放生,关于放生不能乱放,比如是不是入侵物种,是不是纯种?以后关于放生,可能需要立法来规范。

  印第安酋长西雅图说过的一段话让人深思:“如果所有动物消失了,人类将由于巨大的心灵孤单而死亡,因为发生在动物身上的一切,亦将发生在人类身上。”

  张先锋:长江中的白鱀豚、江豚、中华鲟、白鲟等珍稀动物,都位于长江生态系统食物链的末端、能量金字塔的顶端。保护生物学上,将这些“顶级”物种称作长江生态环境中的“雨伞种”,也叫做“旗舰种”。这个“雨伞种”恰当地比喻了在这个雨伞的庇护下,其食物链前端和能量金字塔下方的基础物种和生态环境都处于正常、健康状态。如果这个“雨伞种”不在了,说明其所赖以生存大量其他物种和所处的生态环境出问题了。“雨伞”没有了,“雨伞”下面也遭殃;“旗舰”不在了,整个舰队亦溃败。

  如今,在短短数十年内,长江中的这些“雨伞种”或“旗舰种”的数量急剧减少,濒危状况加剧,说明长江生态系统出问题了。我们要保护这些濒危物种,实际上不仅仅是要保住这几个单个的物种,而是要保护整个长江生态系统的健康,保护我们的母亲河长江。

  张先锋,中国科学院水生所研究员、水生生物博物馆馆长,他在水生所工作30多年,除科研工作外,还担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科普团团长,通过科学传播让更多人关注水生生物,尤其是面临危机的珍稀动物。2017年荣获第四届湖北环境保护政府奖,2018年获得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科普类)。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上一篇:【视频】武汉爹爹跌落恩施密林,当地百余警民搜索20多小时成功救人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现场开奖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